毕赣导演的第二部电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即将上映,目前预售票房已经过亿,充分说明了观众对电影的期待。更让人好奇的是,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和金马奖上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都大放异彩,金马奖上更拿到了最佳摄影、最佳音效和最佳原创配乐三项大奖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金马奖上李安用了五个“非常”盛赞电影,他说“这是今年世界上非常非常非常优秀的一部电影,3年前的金马最佳新导演让我们看着他茁壮成长发光发亮,这是部非常非常特殊的电影,有它独特的电影魅力和语言。”需要注意的是,李安评价中说的是“世界上”,而不是华语电影或金马入围影片,足见他对电影的喜爱和推崇,能让他用五个“非常”,这部今年最神秘的电影到底好在哪?

别的电影是造梦,这一部是直接触碰梦境

电影是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艺术表现形式,导演会用置景、道具灯光和演员的表演,让观众对银幕上的故事信以为真,在漆黑的影厅里,电影仿佛是给观众造梦,这也是多数电影想要追求的效果。但毕赣的这部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夏然是有更进一步的野心,前面2D失去的部分,观众在看一部常规的电影,但当片名正式出现,观众戴上3D眼镜,则开始了一场如痴如醉、如梦似幻的观影体验。

没错,至此,电影不是造梦,而是直接触碰梦境,在3D画面里,观众沉浸到电影中,宛如深入到梦境里,跟着毕赣深入到十二年前的夜晚,到了凯里,坐着煤矿矿车,跟着黄觉打乒乓球、骑摩托车、打桌球,在神秘的房屋里,有太多隐秘的细节,就像在梦里一样,观众总想抓住什么,但又似乎什么都抓不住。当电影结束,就有马上再看一遍的冲动。

因此,很难用某种类型框住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它太特别了,看了一年的电影,好莱坞特效大片、剧情片、喜剧、动作……这一部和其他的电影都不一样,它是独一无二的,因此也是这个档期里值得一看的电影。

演员表演值得回味

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在台湾金马奖大放异彩,让毕赣邀请到了汤唯、黄觉、李鸿其、张艾嘉等演员参与到这部电影,当然,还有导演毕赣有趣的姑父陈永忠。这样的演员阵容堪称奢华,在指导演员的本领上,毕赣完全不输于王家卫,九个月的拍摄时长,让毕赣得到了他最想要的演员表现。

这一点从演员的表现能感觉到,影片中黄觉坐吊索,李鸿其吃苹果的镜头让人印象深刻,毕赣用镜头捕捉到了他们最自然的状态,以及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。而女主角汤唯,一人分饰两角,也让观众再一次看到她精准、细腻的表演。

汤唯在片中2D部分是危险又神秘的万绮雯,3D部分则成为了单纯善良的凯珍,她演出了截然对立的两个角色,而前后和黄觉的对手戏也很值得回味。看过之后,会不由回味起很多台词和小细节,它们也像梦一样需要反复的思考和回忆才能找到答案。

毕赣个人风格的升级和强化

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最特别的除了2D和3D的交替,还有3D部分长达60分钟的长镜头。李安评价电影的五个“非常”,应该至少有两个是送给这段长镜头的。

要知道擅长拍文艺片的李安,其实也喜欢用摄影技巧和技术带来独特的感官体验,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用了3D、4K和120帧拍摄,以至于国内当时只有2家影院可以放顶配版本,相对于超前的技术指标,3D实拍的长镜头则更加复杂和困难,有人觉得毕赣是炫技,但在我看来,他是为了更好的为故服务,为了让梦里两个人的重逢更加连续,这一点早在他的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就给出了答案。

《路边野餐》有一段长达40分钟的长镜头,当时用的设备很简陋,将佳能5D3架在手持稳定器上完成创作,后期处理之后,有的画面感觉像扯着一块布,当时和毕赣聊过这段长镜头,他毫不避讳的承认这段长镜头是有瑕疵的,但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。

到了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毕赣有了更多的投资,组了强大的制作班底,摄影机也“鸟枪换炮”,用上了RED,60分钟的长镜头非常困难,要在手持、车载、索道、航拍等多种方式之间无缝对接,对演员的表演也是很大的挑战,也失败了几次,幸好导演没有放弃,终于为观众奉上了这个叹为观止的长镜头,从技巧和质量上更上一层楼,最直接的观感是跟随镜头上天入地,不断的旋转漂移却始终连续,这个一镜到底堪称年度电影奇怪,单是这个长镜头,就已经值回票价。

首页娱乐